敬拜铭记

常德会战

常德会战是抗日正面战场少有的以我军胜利告终的一次重大战役。这一战役,中国军队充分表现了英勇御侮、保卫祖国神圣领土和尊严、不屈不挠的中华民族气节,表现出伟大的爱国主义精神。

日本侵略者经过经年的充分准备,于1943年11月至1944年元月,发动了它所谓的“常德歼灭作战”。中国政府命令以第六战区为主攻,第九战区为协攻,调集30多万兵力进行抵抗,史称“常德会战”。日本华中派遣军第十一集团军司令官横山勇,调集10多万人,于11月2日零点,在东起华容、西迄松滋的长达200公里的长江南岸,分东、中、西三路向中国守军突然发起猖狂进攻。东路的六十八师团和户田支队,从华容攻占南县、安乡、汉寿,到常德东南屏障德山,截断了常德守军的退路和长沙援军的来路。中路的一一六师团和柄田支队,从公安攻占澧县、津市、临澧、鳌山,到石板滩、河洑,直逼常德东北和西北背部。西路的第十三师团(含宫胁支队)、第三师团(含佐佐木支队)和第三十九师团,从松滋攻占暖水街、子良坪、石门、慈利、漆家河、桃源,到斗姆河、南站,从西南面截断了常德守军的退路和援军的来路。这三路日军从东南西北四方对常德作了钳形包围。日军仗着三路相对优势兵力和武器装备精良,气势汹汹一路杀来,中国守军英勇奋起进行了顽强抵抗。

整个常德会战分为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为外围拦截战,时间是11月2日至21日,主要作战地点是常德城郊以外的各县攻防战。外围拦截战打得最激烈的是西路。暖水街争夺战,我第七十九军、四十四军、六十六军,同日军鏖战了一个多星期,形成拉锯胶着战,双方伤亡惨重。石门保卫战中,我第七十三军仓促上阵,仅凭忠勇精神和血肉之躯,同敌人死拼硬打,苦撑数日,80%的官兵阵亡,师长彭士量在突围中中弹殉国。慈利、漆家河、桃源的保卫战都打得十分激烈。至于中路、东路的外围拦截战,中国守军的某些局部抵战是英勇顽强的,但整个战局是一路节节败退。各县城及重要据点连连失守。

第二阶段是常德保卫战,时间是11月18日至12月3日,主要作战地点是常德郊区和常德城内。保卫常德的任务是蒋介石亲自点名交给第七十四军第五十七师师长余程万的。余程万部是蒋介石的嫡系部队和精锐部队之一,他率8000多人负责常德城郊约400多平方公里的防区。保卫战又分为城郊阻击战、城垣攻防战和街巷争夺战。城郊阻击战打得最激烈的是东郊岩包争夺战和河洑争夺战。岩包阻击战,我五十七师一六九团第一营营长杨维钧,率300人,艰难抵挡着4000多敌人的疯狂猛扑。敌人一意锐进,我军一步不退,坚守阵地,岩包碉堡是第一营营长杨维钧的指挥中心,该堡曾五保五失,绝大部分官兵与阵地同归于尽,剩下极少数人后撤到东城门继续抵抗。西郊的河洑山是五十七师一七一团防守阵地,21日,日军一股千余人从山下攻击,守军第二营营长阮志芳率500多士兵死守。日军久攻不下,便逐次增援至上万人,配以飞机滥炸、大炮狂轰,我军不断伤亡。阮志芳多次亲率战士逆袭敌人,打退敌人的数十次波状冲锋,打死日军1000多人。23日,守军弹药告罄,阮志芳营长等大部分官兵牺牲,河洑失守,最后只有20多人突围撤退到大西门外的阵地继续战斗。守卫落路口、长生桥的一七零团官兵,经过激战,也伤亡过半,被迫撤到城内固守。这时,我防守城北的兵力与敌人相比是1:10,悬殊太大。

11月23日,日军完成了对常德东西南北的钳形包围,24日开始环攻常德城,开始了城垣攻防战。常德城垣本来是坚固的,东南西北四周原有9公尺高的城墙,1938年奉蒋介石的“全国所有城墙一律拆除,免资敌用”的命令,已拆毁东北西三方,幸得五十七师余程万师长接防后,令士兵复筑了几米高的土堤,权当工事可用。幸而南城墙因防洪重于御敌,常德人不肯拆毁,此时御敌派上了大用场。24日下午,日军第一次约200人乘木船强渡沅江,被我水星楼守军用机枪一阵猛烈扫射,敌一部葬身鱼腹,余大部撤回。傍晚,日军用飞机、大炮狂轰我南城墙阵地,又施放毒气、投掷烧夷弹作掩护,我守军大部牺牲,日军约500人趁夜强渡沅江成功,栖藏在沿城墙脚的大河街、小河街房屋内,伺机攀城,有的窜到东城门外的小巷屋内。师长余程万认为企图入城的这股日军是极大隐患,必须立即歼灭,于是他亲自督战敢死队冲上水星楼城墙和东城门附近的巷屋,逐屋搜索敌人,用手榴弹、刺刀进行零距离的肉搏战。我官兵人手不够,一个战士要守几个城垛口,这个城垛冒上一个日军,我战士立即给他一刺刀。有日军抓住了我战士的刺刀枪托,两人拉拉扯扯,另几个城垛口冒上来的敌人,从背后捅我战士一刺刀。从24日夜一直战斗到25日中午,虽然将首先入城的这股日军全部消灭,但我军也伤亡十分惨重。

24日至27日,日军在常德城的东门、北门、小西门、大西门四个门外,集中200多门大炮和3万多人,配以施放毒气、飞机狂轰滥炸我军阵地,一日十数次的波状冲锋,我守军死死守住四门,寸步不退,打死打伤日军数千人。战斗结束后,我军清扫战场尸体时,仅北门外贾家巷(今武陵区教育局大门前100米的地方),就收殓了988具日军尸体给予集中掩埋,还给予立碑标志。但是我军也伤亡惨重,26日下午,师长余程万统计兵力时发现,参战时的八千多人,此时只剩下500多人了,指挥官伤亡95%以上,勤杂兵也牺牲殆尽,重武器被敌人击毁90%,弹药消耗了大半。

到11月27日,突入常德城的几股日军被我军全部消灭。日本天皇闻常德久攻不下,极为恼怒,下令限其第三师团主力两天内攻占常德,否则,全体官兵枪杀。敌人既凛于皇命难违,又畏我守军不可摇撼,故敌酋山本三男师团长向其官兵训话时涕泗交流。28日拂晓起,日军又增援部队达到约6万人,集中大炮400多门,并使用毒气弹和燃烧弹,从东西北三面,作弧形包围,对常德发起总攻击。常德城一片火海,毒气烟雾弥漫,爆炸声震得天崩地裂。我守军在数量上同敌人是1:100,但斗志士气仍极高昂,坚守阵地,寸步不移,许多据点的守军,或在同敌人肉搏中阵亡,或被敌人的枪炮洞穿,或被敌人的毒气毒死,或被敌人的燃烧弹烧死,战况惨烈空前!

是日,日军从四门和其他城堤缺口汹涌入城,我守军被迫退入正在燃烧或已倒毁的残破街屋内,同敌人展开逐巷逐屋争夺的街巷战。

11月28日至12月3日,日军突入城内各大街小巷,向我师指挥所驻地兴街口中央银行地下室逼进,我军则利用各大街口的碉堡封锁街巷,誓死扼守,阻敌前进。我守军与敌军有时同栖一栋屋的两间,互相凿打壁洞射击。敌人前进十分困难,便施出毒计,放火烧屋,烧一截,前进一截。敌人烧屋,我守军被迫一面扑灭身边的火,一面同敌人拼杀。敌人放毒气,我士兵把毛巾用自己的尿液浸湿捂着鼻子嘴巴继续战斗。街屋烟火烧得我士兵实在无法忍受时,不得已冲出来同敌人拼杀。到11月30日,全城布满了日军,只剩五座互相隔绝的据点,我军还有约300多人在战斗。这时弹药早已用完,粮食也已断炊,战士们饿着肚子拼死战斗。到了12月2日深夜,师长余程万眼见粮尽弹绝,援军久盼不来,便决定率残部从笔架城下河,乘船突围,转移到南站善卷垸、毛湾一带打游击,迎接援军。他留下一六九团团长柴意新率51人留城牵制敌人。柴意新于12月3日凌晨同城内敌人继续战斗,当他冲锋到府坪春申君墓前时,不幸中弹牺牲,其余51人全部阵亡。五十七师坚守16昼夜的常德孤城,此时沦入敌手。

第三阶段是常德收复驱敌战,时间是12月9日至1944年元月上旬,作战地点主要是常德以北的澧水流域和长江南岸地区。我各路援军一路追击日军,日军且战且退,败退到原驻地。这一阶段由于敌我双方经过两个月的胶着拉锯战,都已疲惫不堪,没有发生大的激烈战斗。

由于中国军队艰苦支撑,顽强战斗,历尽流血牺牲,最终取得了常德会战的胜利。


网友观点 请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0 条评论

粤ICP备13012135号-1|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留言建议|              
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侵权立即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