敬拜铭记

太原会战

太原会战包括有:天镇战役、平型关战役、忻口战役、娘子关战役、太原保卫战。1937年(民国二十六年)10月至11月,在抗日战争中,中国第2战区部队同日军华北方面军在山西省北部、东部和中部地区进行的大规模的战略性防御战役。

南口张家口战役后,日本关东军察哈尔派遣兵团独立混成第1旅团一部共1500余人于1937年9月13日占领山西大同,立即以一部向丰镇(今属内蒙古)进攻,主力向雁北地区进攻。日军第5师团从河北宣化、新保安西下,连陷广灵、灵丘、浑源等晋东北城镇。9月下旬,日军统帅部命板垣征四郎率第5师团及察哈尔派遣兵团主力共5万余人进攻山西内长城防线,企图向太原城发展进攻。中国第二战区司令长官阎锡山指挥所部退守内长城的平型关、雁门关、神池一线。以第6集团军总司令杨爱源为右地区总司令,指挥3个军防守平型关东西一线;以第7集团军总司令傅作义为左地区总司令,指挥4个军防守雁门关东西一线;以第71、第72师为预备军,位于繁峙;令第18集团军(八路军)朱德总司令以第115、第120、第129师分别驰援平型关、雁门关、五台山配合作战。

历史背景

1937年夏末;在日本关东军参谋长东条英机指挥下的关东军察哈尔兵团(后称蒙疆兵团)在多伦设立指挥部,以四个旅团附有伪蒙军九个骑兵师由察哈尔(分内蒙古东南部)沿平绥路进犯蒙疆。平汉路之日本侵略军第五师团在师团长板垣征四郎指挥下,由怀来经蔚县、涞源向保定策应作战。

中国方面,国民政府第二战区以各一部在蔚县、平型关间及天镇、阳高进行抵抗,以主力在大同附近集结,准备在聚乐堡与日本侵略军决战。日军自9月5日向西进攻至24日,仅二十天,便占领了天镇、阳高、大同、集宁各城市和大片地区。天镇作战失利,追查责任,第六十一军军长李服膺伏法。

大同失守

1937年9月13日,日军独立混成第1旅团未经战斗占领大同后,国民政府第二战区接着组织平型关战役,其主力撤至恒山内长城一带防守,国民革命军第六十一军防守茹越口,国民革命军第三十五军撤至雁门关阵地,国民革命军第十七军、第七十三师及第十五军退守平型关、团城口既设阵地,国民革命军第十八集团军第—一五师进出平型关外,遮断日军后方供应连络线。

日军蒙疆兵团之一部于9月21日陷商都、丰镇,续向集宁进攻,其主力攻陷应县、山阴、左云、右玉、平鲁、凉城等地,再向内长城线进攻,以策应第五师团作战。28日突破茹越口,中国守军第二零三旅旅长梁鉴堂殉国。日军进陷繁峙,威胁平型关守军后方,第二战区各部遂于30日夜撤向五台山、代县之线,平型关战役结束。

应第二战区司令长官阎锡山请求,国民革命军第十四集团军总司令卫立煌率蒋介石嫡系部队第十四军、第九军、第八十五师、独立第五旅等部,由石家庄赶来太原以北增援。10月十10日卫部集中于忻口附近,会合原第二战区各部,区分为三个兵团。刘茂恩所指挥的国民革命军第十五军、第十七军、第九十四师为右翼兵团。以王靖国为总指挥、郝梦龄为前敌总指挥、陈长捷为前敌副总指挥所指挥的国民革命军第九军、第十九军、第三十五军、第六十一军为中央兵团。李默庵所指挥的第十四军所属第十师、第八十三师、第八十五师及晋绥军第六十八师、第七十一师为左翼兵团,归第二战区前敌总指挥卫立煌统一指挥。于10月12日在忻口以北龙王堂、界河铺、大白水、南峪之线占领阵地,进行忻口战役。

攻陷原平

日军主力于10月8日后相继攻陷崞县、原平,13日开始向忻口阵地攻击。中国军队坚守阵地,进行反击,激战至14日,第二十一师师长李仙洲负伤,独立第五旅旅长郑廷珍及继任李继程接连阵亡,至16日,前总指挥兼第九军军长郝梦龄、第五十四师师长刘家麒壮烈殉国,官兵伤亡极重,战势呈胶着状态。

10月上旬,日军第二、第二军主力向正定钳击,形势严重。第一战区抽出第一军团、第十四军团、第三军、第三十八军等部,转用于娘子关占领既没阵地,归第二战区副司令长官黄绍竑统一指挥。

日军陷石家庄后,长驱南进。仅以其第二十师团之一部向娘子关进攻,策应其第五师团之攻势。11日后进攻井陉、砭驴岭,中国守军第三十八军第十七师迎击。14日突进苇泽关、旧关,被第一军团、第三军包围,消灭甚多,困守数据点,赖空投补给。惜中国军队火力不足,未能将其全歼,围攻至22日,日军仍负隅顽抗。

10月21日,日军被迫抽调第二十师团全部及第一零九师团一部由冀南回援,第二十师团对娘子关再兴攻击,第一零九师团由横口车站向测鱼镇、南漳城前进。中国军队第三军及增援之第四十一军调集未毕,迎击失利。娘子关侧背暴露,退守平定。第二十师团于26日陷娘子关,30日进平定,第一零九师团进至昔阳,平定、阳泉相继失守,日军进逼太原。

第二战区司令长官阎锡山命傅作义守卫太原。忻口各部队为免于被围,于11月2日夜开始撤退,转移太原北郊,终以东山失陷,乃渡汾河西撤。娘子关方面撤下部队到达太原,日军已对太原形成包围,只好分路南移或西渡汾河。

11月6日,日军第五师团和蒙疆兵团向太原阵地进攻,8日由北城突入,守军向西山突围,太原陷落。日军9日陷交城,接连陷祁县、平遥后停止。中国军队退守子洪镇、韩侯镇、兑九峪。太原会战结束。

参加太原会战的中国军队,于会战结束后,其国民革命军第十五军、第十七军等部转进于晋东南高平、阳城等地;其第十四军、第十四军团等部转进于翼城、沁水一带。晋绥军各部转进于晋西山岳地带,与日军继续进行不间断的战斗,直至1945年日本投降为止。

这是一场由国共两党军队在站上协同作战的战役。

主要战役

天镇战役

战斗从9月3日打响,日军1500多人开始进攻国民党第61军第425团驻守的外围前沿阵地。“从城外传来的枪炮声一直不断。大人孩子都不敢出门,躲在家里。但房子被震得一直在抖,不断往下掉土。”侯存祥回忆道。

9月4日,日军集结重兵,对李家寨、罗家山等外围主阵地展开全面围攻,守军遭到敌机低空轰炸和扫射,并遭重炮轰击,阵地几乎被夷为平地。尽管如此,守军仍殊死抵抗,顽强守住了阵地,敌我双方都死伤惨重,其中426团和401团分别在大桥和红石牙山阵地各歼敌200多人。侯存祥说,他看见晋绥军伤兵被不断地运回城内,他姑姑家就有伤兵安置。“大概是缺医少药的缘故,伤兵们都疼得大喊大叫。”

9月5日、6日,日军动用飞机、坦克、大炮、装甲车和步骑兵3000多人开始进攻天镇主阵地。进攻中,除了飞机轮番轰炸外,残忍的日军竟然使用了毒气弹。驻守盘山的400团奋起抵抗,终因寡不敌众,弹尽粮绝,全团伤亡800多人,后被日军突破阵地。7日夜,第61军军长李服膺下令全线后撤,天镇城只留399团死守。9月8日,日军开始进攻天镇城。日军为探明虚实,先派了10人的小队人马在东城门外袭扰,被399团派到城外的侦察小组全部歼灭。于是,敌军改变战术,先派飞机进行轰炸,然后在重炮和毒气弹的掩护下,派坦克和装甲车轮番冲击。几番冲击,均被守军击退。当时,紧靠北城门居住的侯存祥和老乡们都藏在“隐蔽部(防空设施)”内,探出头就能看见“贴着膏药”的日本飞机在扔炸弹。虽然只剩一团孤守,但守军仍然士气高昂。在战斗间隙,城内百姓能清晰地听到有激励士气的歌声从城墙上的驻军阵地传来。

日军连攻三天三夜,每日从晨至晚,不断进攻,阵前遗尸无数。十里边城,烟火遮天蔽日,喊杀声、枪炮声、飞机轰鸣声日夜不绝。眼看进攻不能奏效,日军开始绕过天镇进攻阳高。

9月9日,阳高失守。日军复折回围攻天镇。后路被截,军长李服膺下令退出天镇。命令一到,已杀红眼的399团将士无不跺足捶胸,不愿弃城后撤。当时8岁的侯存祥清楚地记得,驻在他家院内的士兵曾为此失声痛哭。无奈军令如山,11日夜,守军从西门含恨撤出,并将平绥路各桥梁全部炸毁。12日,天镇陷落,晋北屏障顿失。

平型关战役

平型关伏击战

9月21日,日军第5师团第21旅团先以两个步兵大队从浑源翻越高山南下,袭击守军第17军侧背,23日占领团城口;再以第21旅由灵丘南进,从正面进攻平型关,遭国民党军第33军第73师抗击,24日又增兵猛攻。第35军军长傅作义率预备军2个师增援,日军攻击受挫。八路军第115师在师长林彪、副师长聂荣臻率领下,奉命以一部袭击灵丘、涞源敌后,以主力第685、第686、第687团三个团于灵丘县东河南镇平型关东北公路两侧山地有利地形伏击日军。9月25日,第5师团第21旅团第42联队一部和大批辎重车辆由灵丘向平型关前进,在预伏地区被歼千余人,汽车被毁百余辆(见平型关战斗)。察哈尔派遣兵团以混成第15、第2旅团东进策应,27日进击茹越口,守军第34军第203旅坚决抵抗,旅长梁鉴堂阵亡,次日茹越口陷落。察哈尔派遣兵团进占繁峙,威胁平型关侧背。30日夜,平型关守军奉命撤向五台山。日军遂陷平型关,西进至代县。

忻口会战

阎锡山下令将所部撤向忻口组织防御。忻口右托五台山,左倚云中山,地势险要,是晋北通向太原的门户。10月1日,日军统帅部命令板垣征四郎率第5师团和察哈尔派遣兵团进攻太原。同一天,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下令调第14集团军(卫立煌部)至忻口与日军会战。阎锡山部署第14集团军及配属部队共8个军为中央集团军,由卫立煌指挥,在忻口正面组织防御;第18集团军(欠第120师)及第101、第73师、新编第2师为右集团军,由朱德指挥,在滹沱河南岸罗圈沟、峨口占领阵地,并以一部挺进敌后,威胁日军左翼;第6集团军2个师1个旅及第120师为左集团军,由杨爱源指挥,在黑峪、阳方口占领阵地,并以一部挺进敌后,威胁日军右翼;第34、第35军为预备集团军,由傅作义指挥,控制于定襄、忻县地区。10月2日,日军察哈尔派遣兵团混成第2旅团从代县向崞县(今崞阳镇)进攻,第19军坚守一周,9日崞县陷落;混成第15旅4日绕过崞县进攻原平,第34军第196旅旅长姜玉贞率官兵与敌肉搏,伤亡殆尽。日军12日攻占原平,进逼忻口。12日,卫立煌调整部署:以郝梦龄指挥第9、第19、第61、第35军组成中央兵团,守备忻口山岭及其左侧川道;以李默庵指挥第14军和第71、第66师等组成左翼兵团,控制云中山;以刘茂恩指挥第33、第17、第15军组成右翼兵团,控制五台山。部队展开于忻口以北龙王堂、南怀化、大白水、南峪一线。10月13日,板垣指挥5万日军向忻口进攻,以第5师团为左翼,主攻南怀化;以混成第15旅团、堤支队(相当于大队)为右翼,进攻大白水;以混成第2旅团、大泉支队(相当于大队)担任内长城二线守备。第5师团集中飞机30余架、重炮40余门、战车50余辆掩护步兵猛攻;中央兵团据险扼守,士气旺盛,炮火猛烈,忻口岭连日鏖战,南怀化阵地几失几得,战况惨烈。10月16日,中央兵团实施反击,争夺南怀化高地,第9军军长郝梦龄、第54师师长刘家骐、独立第5旅旅长郑廷珍奋勇督战,以身殉国,相继由第61军军长陈长捷、第19军军长王靖国接任中央兵团总指挥,始终坚守忻口阵地。

其间,八路军相继在灵丘、广灵、蔚县、平型关、宁武、雁门关袭击日军后方,配合忻口正面作战。19日夜,第129师第769团夜袭阳明堡机场,毁日机24架。日军在忻口伤亡2万余人,作战不利,日华北方面军于22、27和29日先后增调3个联队驰援,始终攻不下南怀化,乃转攻大白水。忻口会战正酣,晋东娘子关失守,日军西进威逼太原。11月2日,忻口守军奉命退守太原。

娘子关战役

娘子关防御战

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令第一战区部队一部转入晋东娘子关地区组织防御,正面为第17、第30师,左翼为第14军团,右翼为第3军,由第二战区副司令长官黄绍竑负责指挥。10月11日,日军第20师团占领井陉,以一部攻娘子关正面,主力绕道于13日攻陷旧关。阎锡山急令增援晋北之孙连仲率第26路军回援娘子关,组织多次反攻,歼日军一部,但未夺回旧关。21日,日军第20师团师团长川岸文三郎得第109师团一部增援,继续在航空兵支援下正面进攻娘子关,掩护第20师团左右两个突击队向南运动。第20师团辎重部队行经七亘村,先后两次遭八路军第129师伏击。26日,日军左突击队约4个大队经测鱼镇南侧突破第3军防线,绕到娘子关和新关侧后。娘子关守军是日全线撤退,日军沿正太铁路(石家庄-太原)向西追击,并击退川军第41军的阻击,11月2日占寿阳。日军迅速逼近榆次,危及太原。4日和7日,日军第20师团直属队在广阳山地又遭八路军第115、第129师各一部的伏击。

太原保卫战

11月4日,阎锡山任命傅作义为太原城防司令,卫立煌为第二战区前敌总司令,决心以忻口撤退的部队占领太原北郊阵地,以娘子关退下的部队防守太原东郊,以刚增援的第13军推进榆次待机夹击日军,以第35军等残损的7个旅担负城防。然而两线撤退的部队尚立足未稳,日军即跟踪而至,部队秩序混乱。5日东路日军占榆次,6日北路日军进抵太原城垣,7日两面日军协力攻城。战至当晚,守城官兵仅存2000余人。8日夜日军突破城垣,傅作义率第35军突围,9日太原沦陷。

是役,日军参战总兵力约合4个半师团共14万人,伤亡近3万人;中国军队参战总兵力6个集团军计52个师(旅)共28万余人,伤亡10万人以上。八路军在会战中有力地配合友军作战,平型关伏击战打破了"日军不可战胜"的神话。忻口会战大量消耗日军有生力量,牵制了日军沿平汉铁路(今北京-汉口)南下的作战行动。惟娘子关方面防范疏漏,被日军乘虚而入,致会战失败。

战争经过

八月二十日,阎锡山被任命为国民政府第二战区司令长官。南京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将中国工农红军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

八月二十五日,中共中央军委发布《关于红军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的命令》。

八月二十八日,阎锡山进驻雁门关内的岭口村指挥对日作战。

八月三十日,第八路军先头部队第—一五师一部在陕西省韩城县芝川镇渡过黄河,开赴抗日前线。

九月一日,第二战区司令长官阎锡山为迎击沿平绥路西进之敌,拟在大同以东的聚乐堡地区组织大同会战;命令国民革命军第六十一军在天镇、阳高布防,拒止西进之敌;国民革命军第十九军集结于大同城东北的聚乐堡地区;国民革命军第三十五军集结大同以北德胜堡地区;国民革命军第三十四军集结于浑源、东井集间;国民革命军第三十三军布防于广灵、平型关、雁门关一带。

九月三日,日军独立混成第十五旅团侵入山西省天镇县永嘉堡。

九月四日,日军混成第二旅团集结于天镇以东边界的枳儿岭。

九月五日,日军向天镇中国军队开始大规模攻击。

九月六日,国民革命军第六十一军第二零零旅第四零零团失守盘山阵地。

九月七日,国民革命军第六十一军第三九九团坚守天镇县城。中共中央军委副主席周恩来和彭德怀、徐向前等到代县太和岭口与阎锡山会晤。日军越过天镇县城西进。

九月九日,日军占领阳高县城。

九月十一日,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改称为国民革命军第十八集团军。日军占领天镇县城。

九月十二日,日军第五师团第二十一旅团向广灵县火烧岭进犯。

九月十三日,日军独立混成第一旅团占领大同。中国军队各部均向内长城城转移。日军突击广灵洗马店中国军队第七十三师防线。

九月十四日,日军第五师团第二十一旅团突破中国军队第七十三师洗马庄防线,师长刘奉滨受伤,广灵县城当日沦陷。第七十三师向平型关转进。由大同西进之日军独立第十五旅团占领怀仁。

九月十五日,晋绥军独立第三旅章拯宇在广灵、灵邱交界处的白旷、苟庄子一带阻敌前进。

九月十九日,国民革命军第六集团军总司令杨爱源进驻繁峙县大营镇,在平型关附近部署中国军队,独立第八旅抢占平型关附近阵地。第八路军第—一五师挺进平型关东南地区。日军混成第一旅团侵占左云。

九月二十日,日军第五师团第二十一旅团第四十二联队占领灵丘县。

九月二十一日,平型关中国军队在平型关部署完毕;独立第八旅扼守平型关,高桂滋第十七军自东泡池经团城口至西河口占领阵地,第十五军自浑源西河口至应县北楼口占领阵地,第七十三师自平型关至马跑泉占领阵地。

九月二十二日,日军第五师团第二十一旅团向平型关、团城口发起猛烈攻击,遭到中国守军的顽强抵抗。日军第二十一联队从浑源到达羊投崖,受到中国军队阻击。

九月二十三日,日军第二十一联队由羊投崖转至棚子沟,企图抄袭平型关侧后。日军十川支队向浑源方向进犯,以策应平型关作战。中国军队第七十一师驰援平型关。

九月二十四日,第七集团军总司令傅作义到达东山底村,协助杨爱源指挥平型关作战。杨爱源、傅作义与第八路军第—一五师高参商定,由第七十一师配合第—一五师攻击平型关之敌。

九月二十五日,日军第二十一旅团在平型关前陷入中国军队包围圈。第八路军第—一五师集中3个步兵团在平型关前取得歼灭日军千余人的胜利。预备第二军郭宗汾部奉命从团城口出击。高桂滋第十七军撤离团城口,日军乘虚而入,郭军未能完成出击任务。日军混成第二旅团侵占浑源。混成第十五旅团侵占应县。

九月二十六日,日军第二十一联队脱离棚子沟战场,向平型关转进,以支援在平型关正面未能取得进展的第二十一旅团。在蔚县的第四十二联队主力亦于当日到达平型关正面投入战斗。预备第二军郭宗汾部受到团城口、鹞子涧、东西泡池日军的压迫,退回速回、涧头北山。傅作义受命指挥平型关中国军队作战。

九月二十七日,日军十川支队(第一联队及大泉支队)抵浑源东南洪水村,以策应平型关战斗。中国军队第六十一军进抵平型关内齐城村。

九月二十八日,阎锡山行营由太和岭口移驻繁峙县童子崖村。日军第二十一联队加入平型关正面攻击部队。日军混成第十五旅团攻占茹越口,第二零三旅旅长梁鉴堂力战殉国。独立第二旅驰援不及,日军进占铁角岭。日军混成第一旅团占领朔县(今朔州)。中国军队程继贤第四三四团在攻占鹞子涧的战斗中,全团自团长以下千余人壮烈殉国。

九月二十九日,日军占领繁峙县城。阎锡山行营转移至五台山。

九月三十日,日军混成第十五旅团占领代县。阎锡山令平型关及内长城线中国军队全线撤退,并命令王靖国第十九军守崞县,姜玉贞第一九六旅守原平,以掩护中国军队在忻口布防。阎锡山行营转移至五台县。

十月一日

阎锡山回到太原。

日本统帅部以临参命第一百二十号,命令华北方面军“应以一部兵力在山西省北部作战占领太原”:命令关东军“以一部入列华北方面军指挥下”并应“为以上作战提供方便”。中国军队第十四集团军卫立煌部奉命驰援晋北。

十月二日,日本关东军察哈尔派遣兵团混成第一旅团占领宁武,混成第二旅团与混成第十五旅团向原平进犯。中国军队独立第八旅奉命撤离平型关阵地转移五台山。团城口方面之第六十一军和第七十一师相互掩护撤往砂河,南入五台山。

十月五日,日军对崞县和原平发起大规模攻击。中国军队第九军郝梦龄部(欠第四十七师)到达忻口。

十月八日,日军攻占崞县,第十九军守城部队伤亡惨重,团长刘良相、石成文阵亡,余部转移至崞县东南山区。

十月十日,日军侵占石家庄。日军攻占原平,守军第一九六旅大部壮烈牺牲。第二十七路军(第十四军团)总指挥冯钦哉率第二十七路军、第三军和第十七师教导团向娘子关预定阵地推进。

十月十一日,日军侵占井陉。第一九六旅旅长姜玉贞率残部五百余人由原平突围出城后,中弹殉国。日军在忻口防线下王庄前进阵地与中国守军接触。娘子关战役总指挥第二战区副司令长官黄绍竑到达娘子关前线。

十月十二日,日军板垣征四郎以混成第十五旅团和堤支队等右翼队,第五师团为左翼队,部署对忻口的全面攻击。日军第二十六师团长黑田重德指挥独立混成第一、第二和第十一旅团,决定攻占归绥。原定增援晋北作战之第二十六路军(第一军团)孙连仲部回援娘子关。日军川岸文三郎第二十师团向娘子关发起全面进攻。

十月十三日,日军对忻口守军展开全线攻击,在中央地区强渡云中河,占领南怀化,与第九军展开激战,左翼占领阎庄,与左翼第十四军在大白水村展开激战,右翼强渡滹沱河,与右翼第十五军在东西荣华展开争夺战。中国援军第三十五军、第六十一军相继到达忻口前线。日军占领绥远武川县。娘子关前线日军攻陷旧关,续攻雪花山。

十月十四日,日军混成第一旅团攻占归绥。中国军队反击占领南怀化东北高地之敌,第二十一师师长李仙洲、新编独立第四旅旅长于镇河相继负伤。第三十五军第二一八旅克服云中河北之弓家庄,旅长董其武负伤。第六十一军第二一七旅进抵下王庄。独立第五旅旅长郑廷珍、第六一四团团长代理独立第五旅旅长李继程接连殉国。

十月十五日,中国军队第二一七旅与第二一八旅攻击中泥河、东泥河。日军集中坦克三十余辆、炮百余门,在空军掩护下向忻口左翼大白水阵地猛攻,守军李默庵、刘毅两师奋勇迎击,战况激烈。忻口以西之南怀化陷落。

十月十六日,忻口中国守军中央兵团对盘踞南怀化之敌发起总攻,中央兵团前敌总指挥第九军军长郝梦龄,第五十四师师长刘家麒壮烈殉国。第六十一军军长陈长捷接替郝梦龄指挥中央兵团各部队。郭寄峤任第九军军长,孔繁瀛任第五十四师师长。第二一八旅攻克旧河北村,歼敌炮兵一部。抵达龙泉关第九十四师及第三十八军第五二九旅奉命驰援忻口。第九十四师部署于龙王堂,第五二九旅部署于忻口中央地区。

十月十六日,日本华北方面军命令第一军以一部突破正太线中国守军阵地进入榆次,以便于第五师团攻占太原;命令第一零九师团一部列入第一军指挥,协助攻占太原。日军攻占包头。

十月十八日,日军在强大飞机、大炮掩护下争夺 204高地,一昼夜阵地易手达十三次,经猛烈格斗,日军未能占领阵地。

十月十九日,日军第二十师团川岸文三郎除以右纵队攻击娘子关外,以左纵队沿测鱼镇、石门口大道抄袭娘子关侧背。第八路军第一二九师第七六九团夜袭日军阳明堡机场,炸毁敌机二十四架。

十月二十日,日军第五师团第九旅团第四十一联队为主力,组成国崎支队调往上海。

十月二十二日,日军萱岛支队到达忻口战场,增援第五师团。连日来敌机轮番滥炸红沟、南怀化间中国守军阵地,并集中炮火轰击。

十月二十四日,中国军队以第四十一军孙震部第一二二师经阳泉开赴马山、东四村一带。

十月二十五日,日军第二十师团左纵队攻占平定县东四村,第四十一军在东四、马山一带受创。

十月二十六日,日军攻占娘子关。

十月二十七日,日军第一零九师团第一三六联队一个大队增援忻口。中国守军第四十一军第一二二师撤至白羊墅,第一二四师在平定西郊与敌遭遇。

十月二十九日,日军侵占平定县城,由第一零九师团组成之昔阳支队进占九龙关。日军独立混成第一旅团和机械化步兵联队与第一零九师团第一三六联队另一个大队增援忻口。第二战区副司令长官黄绍竑移驻马首,第一军团长孙连仲撤至寿阳。日军昔阳支队(第一零九师团第三十一旅一部组成)侵入昔阳九龙关。忻口红沟血战两旬,迫敌退南怀化东麓,敌我横尸遍野,无法清埋。

十一月二日,中国军队奉命自忻口全线撤退。历时二十三天忻口战役,歼灭日军达三个联队。

十一月三日,日军华北方面军命令第五师团指挥攻取太原。日军越过忻口向南侵犯。黄绍竑命令娘子关前线中国军队向太原方向转移。

十一月四日,北路日军突破石岭关。阎锡山率第二战区司令长官部、山西省政府撤离太原。

十一月五日,北路日军包围太原,东路日军侵占榆次北上。阎锡山行营转移至交城。

十一月六日,日军开始围攻太原。

十一月七日,阎锡山行营转移至隰县大麦郊。

十一月八日,日军侵占太原,傅作义率第三十五军及其他守军突围向西山转移。

十一月九日,日军进占交城。

十一月十日,日军进占平遥。

十一月二十三日,阎锡山行营转移至临汾。太原会战结束。

历史意义

太原会战历时2个月,是抗战初期华北战场上规模最大、战斗最激烈、持续时间最长、战绩最显著的一次会战。日军参战总兵力约合4个半师团共14万人,伤亡近3万人。中国军队参战总兵力6个集团军计52个师(旅)共28万余人,伤亡10万人以上。八路军在会战中有力地配合友军作战,平型关伏击战打破了"日军不可战胜"的神话。忻口会战大量消耗日军有生力量,牵制了日军沿平汉铁路(北平-汉口)南下的作战行动。惟娘子关方面防范疏漏,被日军乘虚而入山西省会太原,虽然最后会战以失利告终,但太原会战是八年抗战中,华北规模最大的一次对日会战。太原会战中光忻口战役就伤亡日军约两万人,创造了华北歼灭日军人数的最高纪录,从此国民革命军在华北的正规战争宣告结束。


网友观点 请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0 条评论

粤ICP备13012135号-1|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留言建议|              
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侵权立即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