敬拜铭记

南昌会战

南浔沿线

民国二十八年(1939年3月12日),日“华中派遣军”命令其直属的第116师团派出石原支队和村井支队(由第119旅团5个大队分编而成),在海军支援下,由湖北乘船出发,对鄱阳湖东岸进行搜索,保障水陆交通和主力部队左侧安全,至15日,未遇到中国军队的抵抗,遂结束搜索行动,在各要点配备了必要兵力。3月17日,日军抢先展开进攻。3月18日,村井支队乘军舰从星子出发,在永修东北约30公里的吴城附近登陆,向中国守军进攻,遭到中国第32军等部的顽强抗击。同日,日军第101、第106师团主力及其炮兵、战车队等依次向修水北岸推进,分别占领进攻出发地域。此后,炮兵即开始进行试射和火力侦察。3月20日16时30分,日军第11军命令炮兵第6旅团长指挥所有炮兵向修水南岸守军第49军、第79军阵地猛烈射击,进行总攻开始前的炮火急袭,长达3个多小时,其中杂有大量毒剂弹。守军阵地多处被毁,第76师师长王凌云以下官兵多人中毒。19时30分,第106师团由虬津开始强渡修水;20日晚,第101师团也由涂家埠以北开始渡河。修水宽约30米,因连日阴雨,河水上涨约3米,虽给日军渡河增加困难,但守军阵地多处被淹,水上障碍物大部分被冲走。日军2个师团分别突破守军前沿,乘夜连续突击,到21日拂晓占领纵深2公里的滩头阵地,掩护其工兵架设浮桥。8时许,日战车集团通过浮桥,从第106师团正面向东山守军进攻,尔后沿南浔路西侧向南昌迂回。3月22日21时30分,日先头战车群前出至奉新,占领南门外潦河大桥。战车集团的突然进攻,使守城部队未能撤收配置在城郊的38门火炮即匆匆退走。3月23日日军占领奉新。与此同时,第101师团一部沿南浔路正面攻击,在炮火掩护下强渡修水后在涂家埠受到中国第32军顽强阻击,形成胶着。日军开始总攻后,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桂林行营(主任白崇禧)于 3 月21日急令第九战区各部队固守阵地。

同日,蒋介石电令第三战区司令长官顾祝同速调第102师至南昌,加强南昌守备兵力,归第19集团军总司令罗卓英指挥;另调第16师、第79师至南昌东南之东乡、进贤,警戒鄱阳湖南岸,并策应南昌方面的作战,同时电令第19集团军以有力部队约2个师的兵力分路向敌后方的马回岭、瑞昌、九江、德安等要点袭击,破坏铁路、公路,断敌后方交通,阻止敌后续部队增援。但因通信联络不畅及部队行动迟缓、协同不好等原因,以上计划未能实施,而战场情况已发生变化。23日,蒋介石已感到日军攻占南昌,志在必得,因此产生予敌以杀伤,然后放弃南昌的意图,特致电第九战区司令长官薛岳、第19集团军总司令罗卓英和江西省主席熊式辉:“此次战事不在南昌之得失,而在予敌以最大之打击。即使南昌失守,我各军亦应不顾一切,皆照指定目标进击,并照此方针,决定以后作战方案。”3月25日,蒋介石再次致电白崇禧、薛岳、罗卓英、顾祝同,指示:“1、罗集团主力应保持重点于湘赣公路方面,攻击敌右侧,向赣江方面压迫之,切戒以主力背赣江作战。(也就是要第19集团军主力转移到赣江以西机动位置,避免被敌逼至赣江边于不利态势下决战。)2、“南昌正面以必要一部固守之,必要时可在抚、赣两江间逐次抵抗,掩护赣南……” 。该日日军在南昌以西击破由第三战区增援的第102师。26日日军进至赣江左岸生米街附近,当日渡过赣江,从南面迂回南昌,并切断了浙赣铁路。第101师团主力也经万埠、璜溪,于26日进至生米街,当晚渡过赣江,向南昌突击。其第101旅团沿南浔铁路经乐化、蛟桥,于26日到达南昌西北赣江北岸。第19集团军发现日军迂回南昌后,急令第32军从南浔路上的涂家埠撤回南昌,会同第102师固守南昌。但第32军尚未全部撤回而日军战车集团及第101旅团已分别突进至南昌西面及北面的赣江桥。守军虽炸毁桥梁将其阻止于赣江以西、以北,但日军第101师团已从南面突进南昌。守军兵力单薄,火力又弱,经激烈巷战,伤亡甚众,奉命向进贤撤退。3月27日,日军第101师团占领南昌。3月28日,日军第11军奉命令第101师团确保南昌、第106师团主力回占奉新,准备向高安或奉新以西作战。4 月2日,日军占领高安城。

武宁方面

武宁位于修水河北岸、南浔铁路以西约80公里处,背靠幕阜山,地势险要,是中国第九战区赣北防线的左翼要点。第30集团军所属第72、第78军与湘鄂赣边挺进军所属第8、第73军部署于修水河两岸,统一由第30集团军总司令王陵基指挥。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为保卫南昌,曾计划派出有力部队从武宁向东,向虬津、德安间进击,袭扰沿南浔路南下之敌的后方和侧背,破坏敌之交通。日军第11军在判明中国军队的部署和企图后,也将武宁方面作为其南昌会战的重要一翼,派出第6师团向武宁行动,牵制、阻击中国军队,保障其主力的右侧背安全,以顺利夺取南昌。3 月20日,日军在南浔路正面战斗打响的同时,其第6师团也由箬溪(虬津与武宁之间)沿修水北岸向西攻击,但遭中国第73军、第8军坚决抵抗,进度缓慢。21日下午,第6师团一部在飞机、火炮掩护下,从箬溪以东强渡修水,主力向武宁进攻,其第36旅团向杨洲街进攻。防守武宁地区的第30集团军利用山地进行顽强抗击,使日军进展极为困难,苦战4天,仍未能突破守军阵地。3 月23日晨,日军在飞机和炮火掩护下,继续发动猛攻,并不断投射燃烧弹、化学弹。守军蒙受重大损失,于24日撤出吴城镇,向后转移。村井支队占领吴城后,继续实施打通赣江及修水的作战,排除中国方面敷设的水雷。至28日,方进至武宁以东约4公里的新宁镇一带。其第36旅团24日在杨洲街与守军第19师激战,于27日攻占靖安;因南昌战斗已经结束,而其师团主力被阻于武宁以东,于是迅速返回,转攻武宁。因第73、第8军连日苦战,伤亡较大,第30集团军着第72军接替武宁东北防务。日军第6师团集中兵力猛攻,激战至29日,守军撤至修水南岸,日军进占武宁。又经过激烈战斗,至4 月 5日,日军第36旅团进至修水南岸。在此期间,蒋介石曾一再致电白崇禧、薛岳,着武宁方面的第30集团及崇阳、通山方面的第31集团军(总司令汤恩伯)应不顾南昌方面战况之变化,断行反攻,绕袭敌军侧后,向南浔路上的马回岭、德安、永修及瑞昌挺进,断敌交通,阻敌增援。但此计划未能实施。

反攻南昌

日军攻占南昌后,东沿鄱阳湖东南岸,南至向塘,西在高安、奉新、武宁防守的日本军队一线与中国第三、第九战区保持对峙。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判断日军虽占领南昌,但消耗较大,尚未整补,守备兵力不足,决定乘日军立足未稳时举行反攻,同时令各战区发动“四月攻势”(亦称“春季攻势”),袭扰、牵制日军,防止其继续向西进犯长沙。军事委员会令第九战区和第三战区策划反攻南昌。使用兵力,预定为第九战区的第1、第19、第30集团军及第三战区的第32集团军,共约10个师,由第19集团军总司令罗卓英统一指挥。4月17日,蒋介石将自己的《攻略南昌计划》电告桂林行营主任白崇禧,并征求意见。作战方针是:“先以主力进攻南浔沿线之敌,确实断敌联络,再以一部直取南昌。攻击开始之时机,预定4月24日。”其兵力部署的主要内容是:令第1集团军(总司令高荫槐)、第19集团军及第74军(军长俞济时)分别经奉新、大城地区向修水至南昌间南浔铁路挺进,彻底破坏交通,断敌增援,并协力攻略南昌;令第19集团军第49军(军长刘多荃)逐次推进至高安,为总预备队;令第32集团军(总司令上官云相)以3个师的兵力由赣江以东进攻南昌,并组织1个团的部队,以奇袭手段袭取南昌;令第30集团军(总司令王陵基)进攻武宁。4月18日,白崇禧复电蒋介石,对兵力部署提出自己的建议,稍有变动,强调进行奇袭及“破坏、扰乱敌之交通及后方”,“切断敌之联络线”,并认为“攻击时间应提前,从速实施,至迟须在22日左右”。4月21日,第九战区的部队首先开始行动。第1集团军以第60军第184师和第58军新10师进攻奉新,以第58军新11师监视靖安日军;以第74军主力进攻高安,以第74军及第49军各一部北渡锦江,进攻大城、生米街。激战至26日,日军退守奉新、虬岭、万寿宫一带。第19集团军攻克大城、高安、生米街等据点。但尔后进展困难,攻击受阻。两个集团军的部队均未能按照计划挺进至南浔铁路。第三战区的第32集团军以第29军第16师、第79师、预备第5师及预备第10师之一部于4 月23日渡过抚河,进攻南昌。激战至26日,攻克市汊街。(南昌南),向南昌逼近。

27日,日军集中第101师团主力实施反击,在猛烈炮火及航空兵火力支援下,与中国军队在南昌东南、正南郊区展开激战,反复争夺该地区内的各村庄据点。第79师师长段朗如因部队伤亡过大,于4月28日夜改变进攻部署,并发电报向军及集团军作了报告。第32集团军总司令以擅自更动计划为由,报第三战区批准,将其撤职查办。蒋介石急于攻下南昌,听到报告后,于5 月1日下令,以贻误军机罪将段朗如“军前正法”,令第16师师长何平“戴罪图功”,令上官云相到前方督战,限于5 月5日以前攻下南昌。5月2日,第102师收复向塘,再克市汊街。第16师一度攻占沙潭埠,但在日军援军反击下,又被夺去。上官云相遂将第26师投入战斗。5月4日再度发起进攻。战至5日黄昏,预备第5师攻至城外围阵地,并破坏了铁丝网,但日军火力密集,该师伤亡很重,无力继续攻击。第26师第152团于5日拂晓突入新龙机场,击毁日飞机3架。第155团于5日9时突进至火车站,但均遭日军猛烈的火力袭击及反击而受阻。

5月5日,蒋介石限期于5月 5日攻下南昌的命令下达后,第九战区代司令长官薛岳认为:以南昌防御战后尚未得到补充而武器装备又远逊于敌人的部队,对武器装备占绝对优势而又依托防御工事的敌人进行攻坚作战,不可能按主观决定的时间攻下南昌。但他不敢直接向蒋介石提出不同意见,于5月3日致电陈诚陈述自己的看法。他说:“查南昌、奉新方面之攻击,自4月漾日(23日)开始,已11天。因我军之装备等不及敌人,而敌人之重兵器、机械化部队与飞机等,能处处协力敌陆军之作战。因此攻击颇难摧毁敌之坚固阵地。现迭奉委座电令:我军作战之方略在消耗敌人,而不被敌人消耗,避实击虚,造成持久抗战之目的。故此次南昌之攻击,即在消耗敌人、避实击虚之原则下,预行设伏,采用奇袭方式,四面进攻,冀以最迅速敏活之手段,夺回南昌。现时已持久,攻坚既不可能,击虚又不可得,敌势虽蹙,但欲求5月 5日前攻克南昌,事实上恐难达成任务。除严令各部排除万难、不顾一切继续猛攻外,拟恳与委座通电话时,将上述情形婉为陈明。”陈诚于5月 5日将薛岳的电报全文转报蒋介石。当时桂林行营主任白崇禧对限时攻克南昌的命令也认为不符实际,5月 5日也致电蒋介石及何应钦,婉转地提出不同的建议。他说:“我军对敌之攻击,必须出其不意,始能奏效。今南昌之敌既已有备,且我军兼旬攻击,亦已尽其努力。为顾虑士气与我最高战略原则计,拟请此后于南昌方面,以兵力三分之一继续围攻,三分之二分别整理。在外则仍宣传积极攻略……”两封电报的用意,都是“以子之矛,攻子之盾”,以作战指导不符战略方针为理由,希望蒋介石改变限期攻克南昌的命令。蒋介石接到电报,又得到陈安宝军长牺牲及进攻部队伤亡惨重的报告。

5 月6日,日军第106师团主力在飞机、坦克支援下,从南昌及莲塘夹击城郊的第29军。激战至17时,第29军被包围,第26师师长刘雨卿负伤,军长陈安宝及第156团团长谢北亭牺牲。第29军参谋长徐志勋及刘雨卿根据战场实际情况,见已不可能完成攻占南昌的任务,为避免部队被歼,冒被蒋介石杀头的危险,决定向中洲尾、市汊街突围。预备第5师化装便衣潜入城中的1个团因无后续部队接应,被迫撤出。5月9日蒋介石下达停止进攻南昌的命令。日军此时亦因损失严重,无力反击,南昌会战结束。


网友观点 请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0 条评论

粤ICP备13012135号-1|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留言建议|              
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侵权立即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