敬拜铭记

国军营长阵亡73年后魂归故里,一路礼遇让人落泪

一捧用红布包裹的泥土,被放进了棺木中。类淑英哭着说:“娘啊,我们把爹爹带回来了。”2017年6月5日中午,埋骨他乡73年之久的刘堃然副营长,终于回到了亲人的怀抱。他的旁边,是妻子墓地,上首则是父亲和母亲。类淑英是刘副营长的儿媳。


这捧泥土,取自刘堃然副营长的墓前,刘堃然的墓座落于云南省施甸县的怒江边上的一丘田村。


这捧红色的泥土,穿越滇西的崇山峻岭,由保山飞到昆明,又转机抵达济南,再顺着长青高速疾驰200公里,最终到达位于泰沂山脉腹地的山东省蒙阴县的家乡,行程3500公里。


山东蒙阴人刘堃然1914年出生于一个大户人家,家里有商号“中和兴”。在上中学时,刘堃然加入地下党,然后回到蒙阴县当老师,积极发展党员,成为当地党组织的负责人,并于1933年发起龙须崮暴动,失败后逃走。他的父亲因此入狱,所有家产全部被查封。

1938年,日军攻占蒙阴后,刘堃然毅然报考黄埔军校,于1939年5月进入黄埔七分校16期就读,1941年毕业后分至部队71军87师260团。

1944年,刘堃然的家人接到云南来信,称刘堃然在战斗中负伤,希望家人前往处理相关事宜,但在当时,蒙阴为沦陷区,到处都是日伪军,家人不敢声张。之后,再也没有了消息。

直到1960年,刘堃然的侄子刘正杰从工作地甘肃回到老家,他曾在黄埔军校17期就读,他偷偷告诉家人,曾收到叔叔的战友来信,说刘营长已战死,并且画了地图标明安葬地,但是地图后来丢失。刘堃然的妻子不愿意相信,认为丈夫会回来,猜测可能去了台湾,到处托人寻找。娘家人劝她改嫁,她也不愿意。

1988年,一位从台湾回来的老兵,告诉刘堃然的妻子,刘营长的确牺牲了,并且写了说明材料。刘堃然的妻子不得不面对这个现实,一年后,抱憾而去。临终前,她告诉孩子,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在刘家的祖坟里,亲人们给刘堃然留了一个空棺,期待有一天,等来它的主人。

孩子们继承了母亲的遗愿。儿子刘贞录和女儿刘贞兰多次去济南、去北京,写了很多上访材料,一无所获。那个年代,让他们对父亲参加国军的身份,欲言又止,甚为纠结。

刘贞兰在当地的广播电视局上班,退休后,为了寻找父亲,找人到处发贴。她也一直认为,父亲是受伤后失去消息的。

2012年,儿子刘贞录去世,日益年迈的女儿刘贞兰只能慢慢地将寻找父亲的念头埋在心里。

刘贞兰怎么也不会想到,就在她几乎放弃寻找父亲的时候,有人发现了她父亲的墓地,开始找她。有一天中午,她的孩子激动地回到家中,打开电脑,让她看一个网上的贴子。

看到刘堃然三个字时,刘贞兰哇地哭出声来。那是她父亲的名字。

发贴人叫郭应勇,是云南省施甸县公安局的一名警察,2015年11月的一天,局里组织了“重走远征路”缅怀活动。在怒江边上的太平镇一丘田村,一位名叫杨保卿的老人告诉他们,在抗战期间,他家里曾经住过两个连的队伍,其中有一个名叫刘堃然的副营长,山东人,在滇西大反攻前夕牺牲,安葬在怒江边的山坡上。

大家来到刘副营长的墓地,该碑为刘堃然所在的第87师260团2营全体官兵,于1944年3月所立。碑文记述,身为山东蒙阴人的刘堃然,毕业于黄埔军校十六期,为了侦察敌情,刘堃然主动请缨前往,在腊猛街附近遭到敌人射击牺牲,“吾辈后死者未有不为痛惜也,惟有精练部队,坚守阵地,待命反攻,歼此顽寇,以尽职责。”

施甸县太平镇一丘田村的杨保卿老人回忆,刘副营长下葬时,两边的山头上架起了机关枪,对着天空鸣枪致哀,嗒嗒的声音响彻怒江的上空,官兵们到山坡上采集了许多正在绽放的倒钩刺花,插满坟头,然后站在坟前立誓,为营长报仇。

1944年5月11日,刘副营长牺牲两个月后,滇西大反攻终于开始了,十万大军跨过怒江,攻下松山,收复龙陵和腾冲,直抵中缅边境,无数中国军人血洒滇西。

作为滇西大反攻的大本营施甸县,当时仅有9.4万民众,有1万多人因为战争死亡或失踪,为滇西抗战作出巨大的贡献。

更让人感动的是,在施甸县境内有很多散葬远征军官兵墓地,当地的老百姓默默地保护着他们,期待着有一天,他们的亲人接他们回家。

一生都在寻找父亲的刘贞兰,在知道父亲消息的一年多时间里,为什么没有前往云南祭拜?带着这个疑问,2017年5月10日,深圳市龙越慈善基金会工作人员前往山东蒙阴,当问她想不想去云南时,刘贞兰失声痛哭,边哭边说:我的身体不好。81岁的刘贞兰患有偏瘫。

其实,亲人们内心的顾虑是,他们这里是沂蒙革命老区,而刘堃然是一名国军,当地人会怎么看?历史的坎坷,让亲人们如履薄冰。蒙阴是著名的孟良崮战役发生地。龙越基金会的工作人员告诉他们,尽管放心。

龙越基金会通过一位志愿者在历史资料里找到了刘堃然的照片,送给女儿刘贞兰。这是女儿第一次见到爸爸的样子。而此时,女儿已经81岁,爸爸却永远留在了30岁。

让刘家人温暖的是,一些热心的企业家承担了他们一行前往云南的费用。他们告诉刘贞兰说,刘家人为国家捐了一条命,我们仅仅是出点钱,这是一份致敬。

2017年6月1日,刘堃然的女儿刘贞兰、儿媳类淑英等亲人奔波3500公里,抵达云南施甸。在东方航空的飞机上,机长得知消息后,向全体乘客广播,乘客们以热烈的掌声祝福他们的亲人,并向刘堃然副营长表示致敬。

第二天一大早,施甸县委宣传部、县民政局等协助刘贞兰一行,前往怒江边上的墓地祭拜。

女儿终于来到父亲的墓前,她坐在轮椅上泣不成声,不停地喊着,爸爸、爸爸。悲凉的声音回荡在怒江上空。

这位为国献身的民族英雄,在怒江之巅孤独地守望了73年之后,终于等来了自己的骨肉。

刘堃然的儿子刘贞录已经没有办法来到现场,他在2012年去世,至死没有等到父亲的消息。亲人们将他的照片在父亲的墓前烧掉。

曾经帮助刘堃然副营长寻亲的警察们来到了现场,向英烈敬礼。

一丘田村的乡亲们,用鲜花将墓地包围起来。滇西人民不会忘记!

大家的举动,让刘家人感动不已,他们跪地叩谢。

在看到刘副营长的墓地得到当地政府和村民很好地的保护,而且得知每年的节日都会得到村民的祭祀之后,刘家人放弃了原本迁坟回家的打算,而是在坟前抓了一捧泥土,将其带回家乡。

更让刘家人想不到的是,施甸县民政局出具了证明材料,确认刘堃然在滇西抗战时牺牲。这是刘家人收到官方的第一个证明,证明他们的亲人是这个国家的英雄,而非国民党旧军官。这份证明材料将是刘堃然申请烈士的关键。

施甸县太平镇一丘田村民采挖了一株倒钩刺花,送给刘堃然的亲人。据当地年长的百姓讲,刘堃然牺牲后,正是白色的五瓣花倒钩刺花盛开的季节,全营官兵采摘了山上的倒钩刺花插满坟前,鸣枪立誓。

在埋骨他乡73年之后,刘副营长终于踏上回家的路。

一路上,女儿刘贞兰始终将这捧泥土紧紧抱在怀里。在她襁褓时,或许父亲就是这么紧紧地抱着她。

即使在过机场安检的时候,刘贞兰也舍不得松开手,在安检员的解释下,刘贞兰才轻轻地将它放在X光机的履带上。得知情况的昆明机场的安检人员全体肃立,向英烈敬礼。这份礼遇,让刘家人感慨万千。

在昆明中转时,为了表示对英烈的致敬,昆明机场为亲人们安排了贵宾厅。昆明航空公司得知消息后,帮他们免费升级了头等舱。

6月4日下午5点20分,飞机抵达济南机场时,当地的志愿者团队山东暖兵筑梦志愿者服务团自发前往机场迎接。这是一份来自民间的致敬!

当天晚上,刘副营长终于回到了家里。只有每一个士兵的衣锦还乡,才是战争的最后胜利!

有30多万名网友通过直播观看了这个过程,他们纷纷向刘副营长表示致敬。也有很多人发布消息,寻找没有回家的亲人。如需寻找在战争中失踪的亲人,请关注公众号“寻找战争失踪者”。

6月5日一大早,刘家后人全体出动,送刘副营长入祖坟。一路来的礼遇让他们有了更多的勇气,他们希望用这种方式洗刷曾经的委屈。

空置了多年的棺木,终于等来了主人。刘副营长将与等了他一辈子的妻子相依而眠。刘堃然失去消息后,他的妻子独自将四个孩子抚养长大,一生没有改嫁。她的遗言,要让孩子们一定找到自己的丈夫,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等新坟堆起,亲人将从怒江边上采挖的倒钩刺花栽在坟前。期待着来年三月,那雪白的五瓣花可以绽放坟头。太多的偶然,给了这段隐去的历史一份小小的惊喜,幸运的刘副营长回家了,而他的数百万计的战友,依然不知所踪。








网友观点 请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粤ICP备13012135号-1|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留言建议|              
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侵权立即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