敬拜铭记

营长三代为阵亡警卫守墓,期盼亲人接他回家

云南施甸人钱有万出生于1944年初,出生没几个月后,驻守施甸的10万中国远征军跨过怒江,发起滇西大反攻。已过七旬的钱有万,每年上坟时,都会到村头的半山上,在一座没有碑的墓前烧纸。那是父亲临终前,留给他的嘱托。

钱有万的父亲是浙江人,原名钱春水,抗战爆发后,钱春水报名从军,并改名钱耀宗,立下保家卫国光宗耀祖之决心。刻苦训练成绩优异的钱耀宗得到长官的厚爱,至1942年滇西抗战爆发时,已是中国远征军71军87师261团一营少校营长。

1942年5月,日军抵达怒江西岸,惠通桥阻击战打响,钱营长的部队急调施甸镇守江防,与日本对峙。

钱营长的部队驻扎在英村杨绍松家大院,杨绍松时任保山第五区区长,有一个妹妹叫杨明凤,时已年近20岁,还未出嫁。住在一个院子里的杨明凤,引起了钱营长的注意,因为部队一时还无法反攻,钱营长就托人说媒,娶了杨明凤为妻,并随军到保山市受训。

1943年11月,日寇偷袭怒江打黑渡口,进犯施甸县的酒房乡,前线吃紧,钱营长防线前移,怀了孩子的杨明凤就回到了娘家。

直到1944年5月,滇西远征军发起全面反攻,87师261团伤亡惨重,钱营长的脸部受伤,他的警卫在保护他时受了重伤,后方医院住满了伤员,钱营长就让人将他和警卫送回施甸英村的妻子家养伤。而此时,他的孩子已经半岁了,钱营长按照家谱,给孩子取名钱有万。

不久后,钱营长伤愈,立即返回部队,临行前,交代妻子一定要照顾好自己的警卫。而此后,直到新中国成立,钱营长的妻子都没有丈夫的消息。

1955年的一天,已经十多岁的钱有万正在家门口玩,看到一位匆匆来而的挑着担子的中年人,在询问树底下乘凉的村民什么事情,之后,他看到这位中年人撂下担子,跑到他跟前,一把抱起他,一边亲着他的脸蛋,一边激动地说:我是你爸爸。

这位中年人就是钱营长。抗战胜利后,钱营长的部队被调往东北,参加内战,后来全体官兵投诚起义。之后,钱营长被送往劳改农场,直到1955年获释。获释后,钱营长回到浙江老家,看望了父母,之后步行45天,来到云南施甸,与妻儿团聚。

钱营长的担子里,是从家乡浙江带来的山核桃和黄豆。钱有万清晰地记得,父亲带来的山核桃,很小很硬,但是桃仁特别地好吃。钱有万再一次吃到这个好吃的山核桃,已是在50多年后,他找到了父亲的老家。

回到施甸后的钱营长得知,他的警卫在他离开不久后,就因伤势过重牺牲,被安葬在半山上的小娃坟。小娃坟是当地的叫法,专门安葬没有成家的人。得知情况后,钱营长带着儿子钱有万,躲过当地村民的监视,偷偷来到小娃坟,为警卫烧纸祭拜。在墓前,钱营长告诉儿子,他的警卫叫唐明喜,河南人,是打日本人牺牲的,以后要常记着给他上坟,如果有可能,找到他的家人,带他回家。

回到施甸的钱营长,依然要“早请示晚汇报”,因为不会种地,村里就让他去放牛。钱营长就把牛赶到小娃坟的地方去放,一边看着牛儿吃草,一边独自给他的警卫说话。

1958年,因为一直吃不饱肚子,饿晕了的钱营长从家里的阁楼上摔下来,没几天就死了。瘦得剩下一包骨头的父亲临终前的痛苦,让钱有万印象深刻。

他也一直牢记父亲的嘱托,在每年清明节去给父亲上坟时,都要留下一些纸钱,烧在父亲的警卫坟前。

滇西抗战结束后,钱营长的好几个部下都留在了施甸,钱有万也从他们口中,得知了父亲当年的英勇,也得知,他的警卫对他特别忠诚,如果不是警卫保护,他可能早牺牲在了战场上。

直到2016年,钱有万终于联系上了浙江老家的亲戚,并立即回乡祭祖。回到老家后,钱有万才知道,父亲出生于当地的一个大户,钱家后来出了很多将军,包括科学家钱学森。那次回老家,他带回来很多的山核桃,放在了父亲的墓前。

如今已经74岁的钱有万,最大的心愿是帮助父亲的警卫唐明喜找到河南的家人,他同时也嘱托自己的孩子,如果找不到唐明喜的亲人,他们钱家就世世代人为唐明喜守墓。








网友观点 请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粤ICP备13012135号-1|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留言建议|              
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侵权立即删除。